浏阳休闲娱乐行业云 >  套路!麻将软件套路多云南曲靖警方破获一起手机麻将赌博案

套路!麻将软件套路多云南曲靖警方破获一起手机麻将赌博案


  现在手机各种娱乐软件层出不穷,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娱乐软件进行网络赌博。最近,曲靖麒麟警方破获了一起手机麻将赌博案,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。虽然这是曲靖市告破的首例利用手机进行麻将赌博的刑事案件,可这样的赌局在网络上却并不新鲜。

  5月17日,记者下载了一款评价数量为4120条、名为“熊猫麻将”的APP,发现其中猫腻还真不少。

  进入熊猫麻将APP后,随即弹出一条用微信登录的通知,这也是唯一一个登录的通道。只要点击“微信登录”即可进入游戏界面,首次登录后,熊猫麻将会向玩家赠送24张房卡。首页的滚动字幕则提示玩家:文明娱乐,远离赌博。

  这24张房卡要等玩家进入指定的房间后,在每一局牌局结算后进行扣除。不同类型的牌局,消耗的房卡数也不同。房卡用完后需要花钱购买。然而,这房间号则暗藏玄机。

  在游戏首页有一个“创建房间”和“加入房间”的选项,当点击“加入房间”时会弹出一个对线位数的房间号。这就意味着玩家必须知道确切的房间号才可以加入指定房间。记者胡乱输入了几个数字,多次尝试均显示“房间号不存在,请重新输入!”显然,要想碰对6位数的房间号,概率是极其微小的。

  “你没有熟人介绍是不可能进去打的,只能用金币或者钻石来玩。”肖先生平时喜欢和朋友打打麻将,2018年年初,肖先生的大学同学将他拉入了一个麻将群。群里成员有28人,除了拉他入群的大学同学,其余26人肖先生都不认识。“有段时间打得特别凶,现在慢慢地也不玩了。”肖先生说,牌局一般都是由群主组局,然后给大家发放房卡,等到牌局结束后,再统一计算各人输赢的金额。

  肖先生介绍,一般一圈打下来是8局,他参加的群为5元群,但是大家也可以私下自行协商,只要达成共识,就可以打10元或者20元的。在这个群里还有一个600字的“群规”,对怎么支付赌资、如遇到紧急情况要解散该找谁要钱、房卡怎么提供、遇到不给钱的人谁来垫付资金、遇到作弊该如何处理都做了相应规定。可即使有这些规定,仔细看来还是让人觉得漏洞不少。

  在这几条“群规”中,关于IP的规定引起了记者的关注。规定中写着:“同一IP直接解散房间,第一盘就出现同一IP直接解散,中途出现要么打完要么解散给钱。”并且保证群头不会“串”。“串就是指两家甚至三家坐在一起打,可以互相看牌。”肖先生解释道。“它上面说出现同一IP地址则解散,如果没有连接wifi而是用4G来打,怎么检测IP呢?”记者问。 “所以说这个其实不科学,作弊太容易了。我输得最多的一次输了400多元,其他时候也是输多赢少。”

  除了刚才所说的两家或三家互相“串”的作弊方法,网络上兜售的外挂也是让人输钱的原因。在百度搜索栏输入“熊猫麻将外挂”,马上会出现很多相关页面。时报记者根据搜索结果添加了一个贩卖外挂的微信号,几分钟后即验证通过。这个名叫“游戏大师”的微信号又推荐了另一个微信号,表示可以加客服进行咨询。

  这名客服称自己手上有很多款游戏外挂,并询问记者想要咨询的是哪一款。“熊猫麻将这个有,我把外挂功能发给你看。”随后,客服发来了一张图片,图片上面标明了这款外挂的所有功能,包括:透视三家牌、起手暗杠、快速自摸、智能出牌、随意选牌、防点炮、防杠几个功能。并且还能自行选择“好牌几率”以及“自摸几率”。

  这些功能的全套价格为680元,客服表示可以远程帮忙安装。“如果遇到对面也有外挂怎么办?” “你可以透视啊,如果对面也有外挂是可以透视看到的。” “会不会被查?” “我们这个是防封号、防检测的,查不到的。”看到记者有些犹豫,这名客服又发来了演示外挂的视频。

  视频中,一名男子在解说:“想要什么牌就什么牌。”男子点击屏幕左上角“透视三家”功能,随即对方所有的牌都显示在了屏幕上。“每一家的牌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安装外挂后,上述的几个功能可以自行选择,需要哪一个功能直接点击就可使用。

  肖先生打熊猫麻将一年多,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赢得最多的一次赢了100多元。“其实最赚钱的还是房主,每局结束后大家都要给他5元/人的桌子钱,一天打下来这笔钱还是很可观的。”

  肖先生说,由于和群里的其他人都不认识,自己打得不多,但是经常能在群里看到大家发红包结账。“有段时间打得特别频繁,每天晚上都有人组局,后来渐渐就不打了,现在这个群已经没有人在群里说话了。”

  毕女士也是麻将爱好者,闲来无事时会在欢乐麻将上和网友打几把。“有朋友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麻将群,然后大家会相约在APP上开房间,再把链接发到群里,等人进齐了就开始玩了。”毕女士介绍说,一般可以选择4局一圈或者8局一圈。“打完之后每个人的积分是多少都会有人进行统计,之前就规定好了每分多少钱,结束之后统一结算。大家把钱发到微信群里自行领取。”

  刚开始毕女士瘾很大,用她的话说,输了总是想翻盘。“我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输钱,平时都打2元的,一圈下来差不多输了一百多元。”在沉迷于打线上麻将的一个多月里,毕女士前前后后输掉了800多元钱。“我也怀疑过是不是系统有鬼或者有人作弊,但是就是很上瘾。”对于网络上的外挂,毕女士表示自己也听说过,但由于是被朋友拉进群的,出于对朋友的信任,也没想太多。“现在回想一下还是很有问题的。”

  由于工作比较繁忙,组织者平时又多在工作时间进行牌局邀约,毕女士慢慢也就不玩了。“感觉这种平台影响了一大拨人,好多人上班也在玩,比如我。这种方式容易组织,很泛滥,容易让人沉迷。”

  现在,毕女士卸载了这款APP,也退出了微信群,回想起来还是觉得这件事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。

  云南三仪律师事务所黄建军律师认为,线上打麻将的行为,在罪与非罪之间需要进行具体认定。

  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零三规定,赌博罪,是指以营利为目的,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。赌博罪主要针对的是组织者,有两个要求:一是以营利为目的,二是要以赌博为业。”黄建军律师认为,线上打麻将是以赌博为目的还是娱乐为目的,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  “所谓聚众赌博,是指组织、招引多人进行赌博,本人从中抽头渔利。是否有抽成,是否以盈利为目的是组织者是否构成赌博罪的客观要件。”黄建军律师说,这种线上麻将取证比较难,等到掌握了整个操作过程,进一步调查后如果确认了该行为属于赌博,那么参与赌博的人应当承担治安管理的行政处罚责任。

注:本文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评论



分享

热门文章

资源链接:
CopyRight @2018-2021 版权所有 浏阳休闲娱乐行业云 沈日生 技术支持:长沙云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Power by DedeCms